我不是董宇辉

admin 2022-11-30 01:00:29 热点资讯 浏览量: 2 0

东方甄选目前形成1个主号+5个垂类号的账号矩阵,10月GMV创下10亿元新高。带头转行直播带货的新东方,为陷入困顿的教培机构摸索出了一条似乎可以走通的道路。

从莎士比亚到尼采,从英语单词到诗词歌赋,董宇辉凭借独树一帜的直播风格爆火出圈,但想复制他的成功并不容易。

在董宇辉身上,职业生涯遭遇巨大转折的教培机构老师们看到了转机,纷纷入局直播带货。他们的共同困境是:珠玉在前,瓦石难当。

“当老师的,谁不想成为董宇辉呢。”学家优品(学而思旗下直播间)的带货主播老皮毫不掩饰。有人说他的直播间抄袭东方甄选,他大大方方承认:“向成绩好的孩子学习,不丢脸。”

今年6月,董宇辉凭借独特的直播风格爆火出圈,沉寂半年都没突破百万粉丝的东方甄选命运逆转:短短7天,粉丝量增长300多万。

目前,东方甄选已形成1个主号+5个垂类号(美妆个护、图书、文旅、酒水、自营)的账号矩阵。今年10月,东方甄选月度GMV达到10亿元,其中垂类号“美丽生活”GMV突破2亿元。

新东方转型成功,让众多教培机构看到了转机。

学而思、作业帮、猿辅导、高途、豆神教育等纷纷进军直播带货,曾供职于教培机构的老师们也开始试水,梦想成为下一个“董宇辉”。

但沿着前人走通的路前进,不一定会轻松多少。

没有资金和团队支撑,个人主播出圈的机会很小;即使背后有团队支持,很多人也吃不了直播的苦。转行面临重重困难,能杀出重围的终归是少数。老皮很羡慕董宇辉,但“世界上没有两个相同的灵魂”。同时他很清楚,没有下一个东方甄选,也没有第二个董宇辉。

从好老师到好主播,入局者或放弃离场,或咬牙坚持。他们经历了怎样的故事,又有怎样的感受?雪豹财经社与一些转行做直播的教培老师聊了聊,以下是他们的自述(经编辑整理):

从学而思的老师转型做带货主播,首先要学会面对扑面而来的调侃和恶意。

有人说我蹭大主播的流量和热度,还有人说我“炒作没底线”。一开始我会有些惊讶和无措,也会有点生气,所以选择直播时每隔10分钟就要回复一次相关评论,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回应。但结果发现说多错多,总是被网友剪辑之后再“炒”一遍。

后来我悟了。在抖音这个每分钟上万用户来来往往的平台上,我意识到当老师和当主播大不相同,也开始接纳和尊重每一份声音。

做老师会受到学生和家长们的喜欢、信任,我很感恩。做带货主播,我虽然做不到对恶语完全不介意,但也完全理解有人不喜欢我。更何况,频繁回复会打乱直播节奏,影响我的本职工作。

虽然做带货主播比当老师难很多,也累很多。过去20多年,我每天早睡早起,连除夕晚上都不熬夜。但现在,为了做好主播,我直播时到半夜两点才睡,近4个月没有一天是在休息,但依旧充满热情。

刚开始直播时,我的反应很慢,看镜头就不能看评论,看评论就忘记介绍产品,也不会控场。第一场直播,我因为准备得“太充分”,进度非常拖拉。现在不说得心应手,也算是轻车熟路了。

我做主播,是因为喜欢这份职业。我喜欢和别人聊天,给他们“安利”我认为好的东西,喜欢在镜头前展现自己。

只不过,我现在可能有时候会聊天没人回复,东西“安利”不出去,表现也远不如头部大主播好。学家优品直播间的流量和数据也远不如头部,平均在线人数大约四五百人,虽然已经算是“腿部”直播间了。但比起之前每天不到50人,我们已经迈出了一小步,并为之感到欣喜。

国庆节假期的前3天,学家优品的直播数据迎来了巅峰,其中最好的一场在线人数有9500人。我们甚至会主动和老板申请加班播满整个假期,不想错过这个好时机。

作为后来者,我知道很难超越高山,但我愿意一直走下去。我只做好眼前事,不去忧虑它是否能持续、是否长久。

我在新东方做过讲师,董宇辉老师刚好是我当时的培训老师。他要求我们讲课要生动,既要讲知识,还要有趣。他对课堂的节奏把握会精确到每一分钟,包括每个知识点讲了多长时间、怎么讲,有没有穿插好笑的段子。

从在线下没课上到成为新东方在线的高中英语部负责人,董老师上的每一节课至少要磨5遍,才进入课程质检并进行排课。那时我觉得他吹毛求疵,每周安排的读书会也觉得毫无用处。现在想想,或许他的成功早已埋下了伏笔。

刚开始听说新东方在做直播带货时,我其实并不看好,觉得肯定做不起来。但眼看着东方甄选的粉丝量从几百到千万量级,做到这么火,我冲动地辞去了学科运营的工作,投简历去做主播。

我在新东方时是做线上讲师的,面对镜头说话就是我的工作。我甚至觉得,既然有幸做过董宇辉的“学生”,说不定也能成为像他一样成功的主播。

然而,对一份陌生职业的热情,很快被巨大的工作压力浇灭。

以前做老师,我只需要讲好自己的课,课程销售、后期回访都有其他工作人员负责。但做主播,一切都需要我自己承担,我每天都要思考在什么时间段推出什么样的产品,才能让销量最大化。我每天下播都是在晚上十一二点,之后是分析数据的复盘会,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,第二天上午10点还得去公司参加选品会。

这样的生活节奏,很快就让我的身体健康出了状况。

我提出想休息,但公司并不同意。公司的理由也很合理:“你现在还没有做起来,数据不好,团队不是你的,账号也不是你的,请假一天,立马有新主播顶上,等你回来又要从头开始。”

但坚持一个月之后,我的身体越来越差,直播状态也越来越差,经常会说错话、上错品,导致数据直线下降。

我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,逐渐不堪重负,只好申请转去幕后做运营。运营岗和我之前的教培工作经验可以说毫不相关,工资也少了1/3,但是可以轮班。我不用每天工作16个小时,也不用担心销售业绩不好,只拿固定工资,在固定的岗位服务。

现在看到董宇辉老师在直播间的状态,我还是会羡慕,但我已经不想成为他了。

图片

佳慧的幕后工作

从做主播的第一天起,我就知道做这行是吃青春饭的,不是长久之计。

做老师是越老越吃香,年龄越大,经验越丰富,课时费越贵。以前开培训机构时,我既教课也负责招聘。知道市场上有经验的、优秀的老师有多难招。但做主播恰恰相反,最需要年轻人。

今年上半年,很多公司在招带货主播,而且开出的工资很高,于是我在招聘软件上广投简历,最终入职了一家还算比较大的公司。入职后,我被通知参加7天的培训,一起上课的大多是20岁左右的小姑娘,年龄最大的就是我。

我突然意识到,这碗饭对我来说可能已经快见底了。

刚培训到第三天,公司正好有主播辞职不干了,我靠着一张长得还不错的脸和有线上教培经验,被临时拉到了直播镜头前。但没想到,天上掉馅饼砸在了我头上,我却没有做好准备。

以前我以为,直播带货门槛很低,只要背下来产品介绍再说出来就可以了,跟老师备课、讲课没什么区别。但真坐到直播镜头前,我整个人都是高度紧张的,衣服后背湿了一大片,嗓子也完全哑了。

原定6个小时的直播,我播了不到4个小时就跟观众说了“下次再见”。关闭镜头后,我累瘫在椅子上休息了半个小时,才站起来。

做直播带货到现在8个月,我的嗓子一直是哑的,也许再也恢复不到正常状态了。以前即使连续讲课一个月,都不会这么严重。

付出了代价,我也收获了该有的回报。我赚了大约20万元,拥有了自己的专属直播帐号,可以自己选品,自己决定直播内容和时长。6月1日那天,我冲进了抖音童装带货榜的前十五名,成交额大约40万元,那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成绩。

这样的成绩,并没有消解我开始做这行时的担忧。现在,我的直播场次已经比之前少了很多,看着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年轻新人涌入,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完全替代。

图片

仓库一隅

我以前是体制内的老师,积攒了一些口碑后辞职,找了两个投资人,加盟了一家芝麻街英语。但好景不长,受大环境影响,我无奈地解散了团队,关了学校。

那时我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。以前团队里有一些老师想继续跟着我干,也有家长想邀请我去做家教,但我都拒绝了。正好我弟弟在创业做直播带货,有场地,有设备,他邀请我去试试。

决定做直播后,我花了一个月时间学习选品和直播技巧,才正式开播。我甚至用上了老师备课的办法,写了逐字稿,然后一遍一遍地打磨,比上课准备得更认真。

然而,第一次直播比我想象中难得多。

我没有上过线上课,面对镜头连眼睛该往哪儿看都不知道,打磨过的逐字稿也说得磕磕绊绊,介绍产品时频频卡住。在介绍某一件童装的时候,我甚至把直播话术说成了“甄嬛话术”,将小公主的裙子说成了小主的裙子。

以前做老师时,我讲什么都会有学生在台下及时回应。但现在,整个直播间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既没有办法判断自己说的话达到了什么样的效果,出错后也很难反应过来。有时突然卡住,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,只能讲下一个品,所谓的“刷屏停留”“憋货留人”等技巧,更是一个都没用上,一个小时就匆匆结束了直播。

虽然弟弟支持了免费的场地,免费的设备,但每一场直播前,确定选品、和商家谈判、准备上架链接、调试设备等所有工作,都需要我一个人完成,消耗了很多时间。对我这种有家庭、有孩子的人,浪费时间就是烧钱。

没有配置齐全、各司其职的团队,也没有平台的流量扶持,我连带货的门都摸不到。

我一共直播了3场,最好的一场留观也就1000人,同时在线人数最高只有30人,只卖出了不到10件衣服。第三场直播结束之后,我选择了放弃,回归老本行去做教育。

我是小作坊,没有新东方这样可以一年赔一个亿的雄厚实力,也没有长达半年、一年的时间沉淀。或许不久后我还会再次尝试直播带货,也希望能像新东方一样,召回一直很信任我的老师们,组成自己的团队。

但眼下,我要养家糊口,找到对自己而言最稳定的路径。比起顾大家,我还是要先顾小家。

图片

家教学生的课后练习

我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中公教育做讲师,从接受培训到正式讲课只用了一周,不是天赋型选手,但也算是学习速度比较快了。当时,只要我肯干,不怕出差,愿意上课,一个月赚5万块钱完全不是问题。

中公教育对员工有很好的补贴政策,只要出差,就算不上课,每天光补贴就能净赚200块钱。但疫情严重时,公司被迫居家办公,对我这种线下老师来说,约等于间接失业。最差的时候,我一个月一节课都没上,到手只有2500元。

等我在再次出去上课时,出差补贴已经打折到每天100元,住宿标准降低了不止两个档次,就连高级讲师的补贴和福利也一降再降。不到半年,公司开始取消补贴,出差时的吃住全要自己搭钱,幸亏我走得早。

我不仅早早逃离教培行业,也早早逃离了直播带货。

离开教培行业后,我在家待了半年,有几个朋友在长沙创业做直播带货,已经谈好了供应链,我觉得可以尝试,便加入了他们。在准备好手续、场地和设备后,我们的公司正式营业了。

说是公司,其实一共只有8个人,其中还有一个是兼职。我们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,做摄像的也要做剪辑,做编导的也要负责运营,做主播的还要包揽商务。3个主播轮班,每天从早上7点直播到晚上11点半,中间休息4个小时。

信心满满地播了两周,直播间在线人数一直是个位数,没有卖出任何东西。

图片

曾经的工作室,现在是洗车行

我们开始花钱买流量、做推广,在线人数上来了一点,但东西还是卖不出去。坚持了3个月“吞金兽”一般的日子,我们没钱了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供应链出了问题,我们只好叫停了所有业务,至今仍未重启。

不只是我们,这一年,长沙中小直播公司纷纷停业,大公司招主播也要求有经验。可能是我们选错了城市,也可能是我们选错了职业,但无论如何,行业江河日下,抓紧跑路才是最重要的。

我离职后一直没有一份正式工作,创业失败,找工作也难,但我不能这么空等下去。我大学学的专业是心理学,又有在中公做讲师的经验,于是去一家中学做了心理教师,可能体制内才是最稳定的。

(本文人物均为化名)

(举报)

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
  • 全部评论 (0条)

随机导航标签

最新评论